零度海域

「仝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校园AU 关于青春的那些双向暗恋小故事

//七夕快乐 看文愉快


One_//

夏天到了。

一阵风吹过窗前,窗外的杨柳摆动着枝条,轻轻舞动。远处大榕树上的树叶摩擦响起了沙沙的声音,惹得树上的鸟儿站不住双脚不得已飞上了别的枝头。

黄子弘凡捧着张嘉佳的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坐在窗前,仔细的读着。当微风拂过他脸颊的时候,他正好读到了那一句:“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此时的他嘴角微微上扬,望向远方的白云,眼神像是能滴出水一样的温柔。

他将书签夹到那一页,随后轻轻的合上书本,停顿了一下,又重新抽出书签,翻开那一页,拿起那支刻有风铃的笔,留了四个字:“自有天意。”

随后合上书,离开了窗前。


Two_//

以前的黄子弘凡其实并不喜欢看书,甚至可以说讨厌看书。

与普遍成绩不好的学生一样的心理,玩闹心强。高三之前的成绩并不理想,家里人也对他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他自己也有破罐子破摔的思想。打算再潇洒个一年,混完高中也就是了。

可他根本没想到,在高二开学第一天就遇到的那个人,改变了他整个的生活轨迹。

那是一个清晨,黄子弘凡出奇的心情好,一大早就带上行李打车去学校。整个对待事情的过程积极到黄爸黄妈以为儿子豁然开朗了,结果就在当天下午,黄子弘凡就因为宿舍床位问题差点跟人打起来,那人叫仝卓,带着个黑框圆眼镜斯斯文文的,讲话也大方得体,黄爸黄妈在心里做的原以为是和儿子“同一种货色”的心理工作发现根本派不上用场。一番沟通下来黄爸黄妈“吃里扒外”的竟然对仝卓产生了好感,自然而然的认为又是自己的儿子口不择言惹怒了人家。当着仝卓的面教训了一顿黄子弘凡。

后来的黄子弘凡想起这件事总会和仝卓抱怨:“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才刚认识就联合起来压榨我。”

从那时候起黄子弘凡就和仝卓开始有了交集,不但没有因为这次闹剧仇视对方,反而关系极速上升,越来越好。从此以后,凡是有黄子弘凡的地方,那么不出方圆五里必有仝卓的身影。凡是提到仝卓的话题,不过两句必出现黄子弘凡的名字。

这样的状况保持到高二的下学期,直到后来慢慢的,黄子弘凡发现自己对仝卓的感情好像越来越不一样了。

青春期的少女心萌动促使许多女孩会在这个时候给心怀好感的男生递送情书,仝卓和黄子弘凡长得都很出众,绝对是校草级别的帅哥,唯一不同的是仝卓的成绩真的很好,好到曾经连续三次卫冕省级理科班月考成绩第一,不仅仅是这样,仝卓还有副业作为备用铁饭碗,他喜欢声乐,在闲暇之余还会去参加一些声乐比赛,也获得过一些比较有名的奖项。

而黄子弘凡要啥没啥,除了那张脸长得实在好看,其他的莫过于“人傻钱多”罢了。

因此,许多女生都会通过黄子弘凡这道媒介去给仝卓转交情书和礼物,一到每年的情人节,仝卓的生日,七夕节这样的日子,便是黄子弘凡最“烦恼”的时候。

除了烦恼来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以外,更烦恼的却是黄子弘凡认识到自己好像对于这件事特别不爽,每次转交礼物和情书的时候黄子弘凡总是带有心不甘情不愿和赌气的意味,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从心底里不愿意再做这份“工作”了。而仝卓总是那副笑脸盈盈的样子,看得黄子弘凡实在火大,却又不能当场揍他。

后来,黄子弘凡归结于自己真是宅心仁厚,要稍微暴躁一点仝卓可能早就“死”了。

仝卓和黄子弘凡的生日差了刚好一个月,一个421,一个520。黄子弘凡第一次知道仝卓的生日时,还真就由内而外的发出一声感叹,这男人就适合谈恋爱啊生在这样的日子里将来对待自己女朋友不得浪漫死。

正好,今天是黄子弘凡的生日,仝卓一大早把黄子弘凡拉起来,递给他一个盒子,沉甸甸的不知道是什么。黄子弘凡接过来之后马上就拆开了,发现里面是一本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黄子弘凡有点惊讶,撇了撇嘴,带着疑问的表情问他:“为什么要送一本书?”

仝卓却还当他是个孩子,用力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把原本就乱得不行的毛揉成了一坨堆在黄子弘凡的头上。

“多看点书,多学点东西,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啦。”说完仝卓就径自离开了。

黄子弘凡回到宿舍,仝卓不知道去干嘛已经离开了宿舍,他来到窗前,轻轻翻开了那一本书,他其实还是有些不明白,仝卓为什么要送他这本书。

不过既然送了,那仝卓就一定有仝卓的道理,他秉持着“不管那么多,随他去”的思想欣然的收下了那本书,并且还想起了仝卓的生日就在一个月后,到时候自己又要像往年一样提前买好礼物,然后掺在一堆少女粉的盒子中间送给仝卓。

之后的时间里,黄子弘凡还是一样的没心没肺,一样的“闯荡江湖”,偶尔再帮女生递递情书和礼物,日子也就这样过去,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也被他丢在了抽屉里再没翻开过。

仝卓的生日还有半个月,黄子弘凡找了个节假日特意出门去文具店,他在很久之前和仝卓来过这里,看上了一只钢笔,他特意问了仝卓觉得怎么样,同样收到了好评,黄子弘凡跑去问了价钱,折合一下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就暗自下决心省吃俭用一些日子,把它买下来给仝卓当生日礼物。

他来到文具店,没预料到的是那一支钢笔已经被别人买走了,他有些伤心,又暗自责怪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花销,店员似乎看出他的内心活动,把他带到另一个柜子前,取出一支钢笔,那只钢笔看起来很普通,但笔身上刻着的那对风铃他特别喜欢,而且这只钢笔的钱只是原来那只钢笔的一半,黄子弘凡思考了一下,还是买了两只,一只打算送给仝卓,另一只他自己留着。

他揣着两只钢笔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心情都不由得高兴了起来,可一到宿舍,就看到仝卓在整理行李箱。黄子弘凡愣了一下,问到:“你这是要去哪?”

仝卓看到开门的黄子弘凡也有一瞬间的停顿,接着还是自顾自的收起了行李,没有回答黄子弘凡的话。

黄子弘凡哪是这样就罢休的人,缠着仝卓问了好一会仝卓才松口说:“我被学校选中了交换生的名额,得出国一段时间。”停了一会,像是害怕黄子弘凡会多想又接着说到:“一年,就一年,我很快就会回来。”

仝卓给了黄子弘凡一个大大的拥抱,叮嘱他不要再熬夜不要再不吃早饭照顾好自己身体最重要这类的话完之后,拉着行李箱就走了。

黄子弘凡还待在原地,怀里揣着的那只钢笔终究还是没能送出去,黄子弘凡不知道为什么一肚子的气,是怪仝卓出国不告诉他吗?是怪仝卓莫名其妙的送了本书也不给个解释吗?还是怪自己没把那只钢笔送给仝卓?

黄子弘凡越想越觉得难受,一个大男生大夏天的日子里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谁喊都不搭理,最后憋出一身汗来还不是自己起床去洗澡。

仝卓出国,确实给黄子弘凡带来过一段时间的郁闷和不适应,一转眼,高二结束了,暑假里黄子弘凡偶然和仝卓打过一次电话,电话里除了好兄弟的嘘寒问暖,更多的是仝卓要黄子弘凡好好照顾自己,并且还发出了一个要求。

“黄子,高三了,听我的话,努力一把好吗?”

黄子弘凡没有说话,只是含糊过去之后挂掉了电话,不过几秒钟,他就收到了一条微信。

“因为,在我预定的大学计划里,有你。”

黄子弘凡顿时像被天雷炸了一道,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或许是开心的要飞起来,又或许是想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他重新从抽屉里拿出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想了想翻开它从头开始认真的读了起来。


Three_//

整个高三一年里,黄子弘凡强迫自己埋在书海里,每天除了写题还是写题,一有空就去图书馆,待上个一天两天,以前和他结交的朋友都在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开始奋发图强,黄爸黄妈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是激动的天天都想给儿子发消息,又怕打扰到儿子学习只好通过班主任来询问。班主任更是惊讶的不行,他从没想到以前那样的一个毫无上进心的孩子受到了什么刺激开始没日没夜的学习。

只有黄子弘凡自己知道,他的一切动力,全部来自于仝卓。

黄子弘凡第一次体会到仝卓的骄傲感,体会到万众仗仰的滋味,他依旧在收情书收礼物,只不过现在,大多的礼物和书信都是给他一个人的,不再是通过他来专交的。

他彻彻底底的体会到了那句歌词里说的。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把全盛的我都活过,请往前走不必回头,在终点等你的人会是我。”

他在努力,仝卓在终点等着他。

这一年的生日,只有黄子弘凡一个人,他拒绝了黄爸黄妈一起陪他过生日的请求,一整天都呆在宿舍,来回翻看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夜深了,黄子弘凡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久坐而僵硬的脊椎,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好是23:59分。

“生日快乐,黄子弘凡。”


Four_//

一转眼就到了高考,黄子弘凡通过这一年来从不停息的奋斗与汗水,顺利的拿到了20xx届的高考文科生状元,同理科状元相差两分。以全省第二的成绩顺利被第一志愿录取。

在填写高考志愿的前一天,黄子弘凡破天荒的给仝卓发了一条微信,想问他高考志愿填的什么。

没等到消息,却等来了仝卓发来的视频通话。

视频里还是熟悉的那张脸,依旧是笑脸盈盈的看着他,黄子弘凡看着这张脸不由得有些感慨。

“你瘦了。”

正当黄子弘凡感慨之时,仝卓的一句“你瘦了”让黄子弘凡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脸,瞪大了眼睛问他。

“没……没有吧……”

仝卓看着黄子弘凡的动作,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惹得黄子弘凡恼羞成怒气的想要挂掉通话。

“诶诶诶嘿!找我有什么事快说。”

说到这,黄子弘凡倒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刚想说没什么就是发错了,又想到等会仝卓要是看到信息得多尴尬,想了想还是说出了那个的问题。

“你的高考志愿填的是什么?”

仝卓的表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说到:“清华为一,北大为二。”

黄子弘凡明白的点点头,说了声好就挂掉了通话。

第二天,填完了基本信息之后,在一二志愿那两栏想都没想就写上了清华和北大。有人惊讶有人了然,有人怀疑有人鼓励,黄子弘凡通通抛之脑后,他就像个设定好的AI一样,心里只有见到仝卓这一个念想。


Five_//

大学开始前的暑假往往是最清闲的,刚开始的几天黄子弘凡几乎每时每刻都瘫在家里,无所事事。黄爸黄妈也到国外去度假去了,整整一年都没有松懈下来的神经在突然放松之后,到还真的不知道可以干些什么,以前的那些朋友也差不多断了个干净,黄子弘凡越想越觉得不行,他必须得去找点事情做,这样瘫在家迟早得出事。

于是他在一个伴着鸟鸣的清晨出门了,找了几家门店,最终在离家不远的市南门找到了一家便利店,做起了收银员。

在一个午后,黄子弘凡交班完回到家,打开手机发现好久都没有动静的班级群突然闹腾了起来,翻了好久的消息记录才明白原来是那些作为交换生的学生全体归来,班长打算喊曾经的同学们聚一聚。

黄子弘凡在群里打了个卡,说自己一定会到,然后便关掉手机,思绪又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以致于他并不知晓同学们的其他秘密计划,一个让他既惊讶又感动的计划。

呆滞了有大概十分钟,黄子弘凡拨通了仝卓的电话,但并没有人接,他连着拨了好几个,收到的全是“您的通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他干脆不拨了,连着轰炸了好几条微信给仝卓,大意就是:为什么不接电话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不来找我也行那你得接我电话或者看到了信息回我一下不回我等我见到你你就等死吧balabala……

说完,黄子弘凡觉得内心舒服多了,开始想见到那些人应该说些什么,怎么说,遇到一些需要帮忙介绍这介绍那的该怎么办,被灌酒怎么挡……

一转眼就带了见面的那天,黄子弘凡很早就睡不着,干脆起了个大早,打开衣柜搭了半天的衣服不知道该穿啥,纠结了半天还是“心怀叵测”的选了那套第一次见仝卓的时候穿的衣服,想了想,还把没有送出去的那只钢笔也一起带上了。

他们约定在高中时最喜欢去的一个KTV,黄子弘凡到的早,一到那里,就有个人上来搭话。

“是小黄吧?”

黄子弘凡听到有人喊他,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却是

熟悉的脸庞。

“李老师?!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黄子弘凡高中三年的班主任,说实话,黄子弘凡看到他的一瞬间是很惊讶的,没想到这群人还挺厉害的竟然能把老师都请来。他和老师一起去到包厢,里面已经三三两两的做了几个人,一看到老师和班上可以说混的最好的学生来了连忙凑上来问好。

黄子弘凡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被重击了一下,转头一看是同桌了三年的代玮。

“你个臭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啊,出了个被清华录取的学生,我爸不知道和多少人吹了一通。说真的,你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逆袭成功了啊?”

代玮,校长儿子,也是一个玩闹心重的,但好在成绩不错,也上了一个不错的211重点。

黄子弘凡也跟他开起了玩笑:“想知道?”

“那当然。”

“来来来我告诉你,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独自出了门,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世外高人,他把我拦下来,在我耳边偷偷的说了一句……黄子弘凡好帅!”

代玮原本听的很认真,以为真的能遇到一个世外高人,得到高人赠予他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结果黄子弘凡突然在他耳边大喊一句,他吓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发现黄子弘凡在骗他,恼羞成怒冲过去就想打黄子弘凡,黄子弘凡就围着包厢开始跑,一个闪身躲在了李老师的背后,代玮气急败坏却又拿他没办法,李老师笑呵呵的打趣到:“都马上成年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哈哈哈哈……”

这样一来两个人都不好意思的笑了,黄子弘凡主动朝代玮走过去伸出来:“算了,勉强给你打一下吧。”

代玮也不好意思的说:“才不要,我大人不记小人过。”随即又觉得别扭,尴尬的要死,连忙走到电脑前去点歌去了。

黄子弘凡当然明白脸皮薄的代玮这是不好意思了,笑了笑也坐到一旁去,磕起了瓜子,偶尔跟上前搭话的同学打了一声招呼。

就在黄子弘凡即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有几个女生对着门口的方向发出了一声惊呼(嘘乱来的),他转头看向门口,看到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哟!仝大帅哥好久不见啊,这一年过得怎么样?在国外有没有泡到上好的妞啊~?”

仝卓也像是没看到黄子弘凡一样,径直朝那个打趣的男生走去。

“当然有啊,要我给你介绍吗?”

几个男生笑成一团,黄子弘凡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和他们格格不入。

要是以前的他,现在绝对是那一群里面最闹腾最瞩目的那一个。

没一会,黄子弘凡就感觉到有人朝他走过来,他抬头,看见仝卓拿了一杯酒走过来,黄子弘凡记得,仝卓以前从来不喝酒的。

不过也是,即使是在物是人非的景色里,那个人也不一定永远只喜欢你。

黄子弘凡笑了,但仝卓却好像在他的眼眶里看见了泪。他拿起自己的那杯酒杯敬了仝卓一杯,一口闷完,又从怀里拿出了那个礼物盒,递给仝卓。

“这是去年打算送你的礼物,结果没送出去,你就走了。现在给你,希望不会太迟。生日快乐,仝卓。”

说完,黄子弘凡找了个借口和其他人打完招呼,提前离开了,仝卓有些发懵,站在原地呆了半天,代玮见黄子弘凡提前离席觉得不对劲,又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仝卓,手里还拿着那个熟悉的礼物盒,三年同桌的经历以及对黄子弘凡情况的了解也让他猜了个大概,于是走上前轻轻推了一把仝卓,说到:“他对你的心思你不会不明白吧?愣着干嘛,追啊。”

仝卓反应过来,让代玮帮忙跟其他人说一声,追了出去。找了半天,最后在不远处的人工湖边找到了一个人吹风喝酒的黄子弘凡。

仝卓默不作声的坐到他身边,拿起一罐啤酒就开始喝。

“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喝酒的,反而时常喊我最好不要碰酒。”

“没办法,现在那个小朋友不听我的话,那我只好陪他一起了。”

黄子弘凡低头笑了笑,锡纸烫刘海挡在他的眉眼前,仝卓看不清他的表情。

“仝卓,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朋友?同学?还是一个过路人?”

仝卓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又慢慢的娓娓道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送你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吗?”

黄子弘凡转头看他,这也是他一直都想知道的问题。

仝卓没有看他,抬头灌了一口啤酒之后说到:“因为我觉得,那里面有一句话挺适合我们两个人的。”

黄子弘凡认真的想了想,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起身对仝卓说:“好,我明白了,对不起。”说完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仝卓发现不对劲:“诶诶诶你干嘛走啊回来我还没说完呢!”然后快步跑上前抓住那人的衣摆,一看,黄子弘凡已经满脸泪水了,他似乎不想让自己看到这幅模样,连忙抬手慌乱的擦干泪水。

“诶诶诶别动我有纸巾衣服料子容易擦伤眼睛。”

随后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仔细的帮黄子弘凡擦干眼泪,问到:“你怎么了,我还没说完呢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黄子弘凡有些自嘲的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你不就这个意思吗?”

仝卓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想笑却又觉得不和场面,憋笑的表情愣是把黄子弘凡给弄懵了。

“你笑个屁啊?!”

仝卓“咳咳”了两声,终于开始正经了起来:“我说你是傻瓜你还真是傻瓜,看书看的细挺好的,但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一句'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说完,仝卓还怕黄子弘凡没听懂似得,又说了一句:“只要最后是你,就好。还有,你的那句生日快乐一点都不迟,钢笔也很漂亮,我特别喜欢。”


Six_//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如山间清爽的风 ,如古城温暖的光 。从清晨到夜晚 ,由山野到书房 ,只要最后是你 ,就好。”

                             ——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

灵感其实就是张嘉佳的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其中里面的一句歌词是邓超演的同名电影里的曲子,林宥嘉唱的。

正片下来还是挺满意的,因为这篇特别顺,没遇到什么磕磕绊绊的地方,文笔不好你们就当消遣随便看看。

这篇有后续,我预计的后续就是公开后的恋爱小甜饼啦!不长,但是足够甜!写的可能有点乱,有空再来精修,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我们可以没对象,但我们磕的cp一定要甜到爆!!!

微博:云端恋爱颂 同步更新 互关欢迎私信戳我呀~

「仝黄」那个冬季

//ooc预警,标题随便取,内容随便写。

//看文愉快。




1.


“你有喜欢过一个让你又爱又恨的那个人吗?”


这是在一次采访上某位娱乐记者问的一个问题。当时的黄子弘凡在经纪人的提示下回避了这个问题,可现在想起这个问题时,他总能回忆起那个埋在他记忆深处无法忘怀同时又略显不堪的冬日,以及和那个冬日一起降临到他世界里的他。




2.


这是波士顿的第一场大雪,街道上的店铺大多都已经关上了店门,只剩下暖洋洋的灯光一丝丝从旁边橱窗里透出来,照的路过的人们心头一暖。


黄子弘凡将自己裹在厚实的羽绒服里蹲坐在地上,看着面前杂乱的论文稿越发觉得头疼。他已经一动不动的忙了一天,可还是找不到一张完整的令他满意的稿子。


他用力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突然整个人向后倒去,躺在了前不久刚买回来的懒人沙发里。高强度长时间的消耗已经让他疲惫不堪,眉眼间尽显倦色。过了几秒,他突然发狠的掐了掐自己的眉心,让自己清醒过来。


“不能睡,论文必须快点完成,他还在等我回……”


说到这,他猛的停住了,似乎被自己下意思的想法给震惊到了。他摇头,像是要把那些即将疯狂占据头脑的思念给甩出去。


重新面对堆成山的稿纸,黄子弘凡再也没办法静下心来,他叹了一口气想爬起身,却被眼前降临黑暗与眩晕打回原地。既然这样,他干脆不动了,直接就在身后的懒人沙发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雪已经停了,黑暗也笼罩了整个波士顿,黄子弘凡打开手机,没开亮度自动调节的屏幕让他立马把手机翻面盖了回去,挣扎了一会眯着眼勉强看清时间。


凌晨02:36分。


他大概预估了一下闭眼的时间,得到了一个“他睡了将近十二小时”的结论。


感觉精神还不错的他在饥饿的威逼利诱之下挣扎着爬起身,打算找点吃的,可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一点东西,连一杯温开水都喝不上,黄子弘凡只好把开水烧上,拿起钥匙和手机,半夜出门了。


刚下完雪的波士顿很冷,路面上还残留着许多未被清理干净的积雪。黄子弘凡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将羽绒服的拉链又忘上拉了一点,加快脚步朝便利店走去。


“叮铃铃——”


坐在收银台内的收银员正打着盹,一听见门铃响了,突然起身冒出一句:“Welcome.”黄子弘凡朝他摆摆手表示不需要安利服务,径自走向饮品区盘算着是喝咖啡还是可乐。


他想了半天,在双手触碰到冰美式瓶身的那一刻,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少喝点咖啡,长身体的小孩应该喝这个……”


最后,黄子弘凡还是拿了一瓶热牛奶,舍弃了诱惑力极大的泡面和速食火锅,选择了几份不同配料的速热米饭,快速结了账赶回家。



3.


进食之后,黄子弘凡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便重新开始他的论文之旅,这一次他把所有的稿纸都一张一张的整理好,放到桌上认认真真的看,只花了两个小时便整理出来了一份令他本人还算比较满意的论文。


“果然啊,人是铁,饭是钢。熬夜果然会让人变傻啊。”


做完了眼前当务之急的工作,黄子弘凡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只见他拿起一张纸,哗哗的动笔,纸上很快就布满了清秀的字迹。


随着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落下,黄子弘凡的眼眶也泛起了红,他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又下起来的大雪,轻轻的呢喃了一句。


“该去看你了呀……”



4.


“大家好。”

“你好。”


黄子弘凡看着座位上笑脸盈盈的那个人,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阵酸楚,他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告诉那个人,却因周围无死角的实时拍摄止于口中。


满腔话语止步于此,没有人心里会好受,他抿了抿嘴忍住掉泪的冲动转身朝门外走去。回到化妆间,黄子弘凡特意和摄像老师打了照应表示等会给他一些时间,他有些话想和一个人说,这些话就不用剪进节目了。


结果,黄子弘凡把妆都卸完了,那个人还是没出现在这里,他苦笑一声,起身离开了化妆间。


回到宿舍,抬头开门的瞬间,黄子弘凡看见了那个他一直在等的那个人,正当他疑问他怎么会从自己的宿舍出来的时候,那个人一把抓起黄子弘凡的手,强制拉他进了楼梯间。


“这里没有摄像,你应该是有话想跟我说,说吧。”


黄子弘凡突然有些气笑了,在台上笑脸盈盈完全没有一点舍不得的样子,还亏他特意找好机会等了他那么久,回头却见他从自己宿舍里出来,招呼都还没打上愣是拉着他就跑,从头到尾问都没问他一句。


“仝卓啊仝卓,你他妈真是个混蛋。”


黄子弘凡说着就想挣开被仝卓抓得紧紧的手,仝卓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控制着手上的力度,不会伤到黄子弘凡,同时也让他挣不开。


黄子弘凡做了无用功,气的开始胡言乱语,什么白眼狼没心没肺之类的话一股脑朝仝卓砸去,他在国外呆久了,一些真正伤人又脏的不行的话早就被他忘光了。仝卓只是看着他,什么都不说,等到黄子弘凡骂累了便一把将他抱住。


黄子弘凡懵了,原本在脑子里盘算着怎样骂仝卓才算痛快才算解气,却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一下子变得空白。


“现在该轮到说了。”


仝卓并没有放开黄子弘凡,两人相差无几的身高支撑这个拥抱并不困难,只见仝卓变了一个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轻声地说道。


“黄子,我看你才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吧。这么久了我对你表达的喜欢你难道一点都看不出来吗?我刚去你宿舍是去找你的,结果川哥告诉我你还没回来,我刚想去找你结果我刚开门你就在门外。川哥说你有很多话想对我说,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估计你想说的话你得讲半天所以我长话短说。黄子弘凡你知道吗,我对你的喜欢都快要溢出来了,所有人多发现了就你还没反应过来,我仝卓,喜欢你。”


本来就发懵的黄子弘凡此时更是懵上加懵。什么?仝卓喜欢我?还喜欢很久了?


最后黄子弘凡想对仝卓说的话一句也没说出来。后来回想起来,在仝卓对他表白心意之后,他恍恍惚惚的回到宿舍倒头就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睡了一觉之后捋了一通,得出来一个令他感到无比开心的结论。


他和仝卓,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双向“暗恋”。




5.


此时的波士顿已经天亮,所有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开始出现在街头。


黄子弘凡将纸张收好,走进房间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木盒子。盒子里有一部陈旧的手机,和一个已经没有了光泽的戒指。


黄子弘凡拿起戒指,指腹摩挲着上面的刻字。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他只能取下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只戒指,两者的款式和刻字内容都一模一样,只有这样他才能看得清刻字的内容。


“You are my brightest star.”

“你是我最亮的那颗星。”


黄子弘凡轻声读出那一行小字,撇了撇嘴一副嫌弃的表情。


“瞎说,今天的波士顿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接着他又拿起那部陈旧的手机,将他充上电,然后开机。这部手机实在太旧了,黄子弘凡当初为了修好它不知道跑了国内国外多少条街,问了多少人才找到一家维修店勉强将手机修好。


手机的壁纸是黄子弘凡的自拍,页面上没有花里胡哨的软件图标,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复杂功能,只有「相册」和「拨号」两种颜色。


黄子弘凡点开拨号,里面只有两个号码,一个是他自己的,另外一个并没有备注姓名。


退出拨号,点开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黄子弘凡看着那张照片,眼泪再也忍不住,将头埋在膝盖里大哭了起来。



6.


“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明天见。”


结束了通话,黄子弘凡起身开始收拾房间,此时的他简直要开心得上天,独自一人在波士顿呆了这么久,每天睹视频思人的他终于可以见到仝卓了。


原来,仝卓这两天忙完了一个新电影的录制,获得了一个月的小长假,打算趁这一个月去波士顿看看黄子弘凡。这不,马上要上飞机了,黄子弘凡一个视频通话打过来,无奈之下暴露了准备的惊喜。


看见黄子弘凡高兴的眼底都是喜悦,仝卓似乎也忘却了连日拍戏的疲惫,叮嘱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之后便挂了电话。


到了波士顿,几经波折找到了黄子弘凡住的地方,一进门就遭到他的热情攻击,仝卓将人抱在怀里,感受了一下,欣慰的笑了。


还好,没变。



7.

一个月转瞬即过,又到了要分别的时候,看着小孩明明难过的要死偏要嘴硬装无所谓。仝卓心疼的抱住黄子弘凡,告诉他只要有时间他就一定会来看他。


看着黄子弘凡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仝卓也拿起行李跟着队伍上了飞机,不料飞机起飞不过半小时,就遇上了难得一遇的冰雪天,仝卓在翻来覆去的机舱里颠簸了近一小时后,在一次头部重击后失去了意识。



8.


黄子弘凡哭着哭着就睡过去了,整个人随着墙面滑到地上,头在地上不轻不重的磕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但他并没有醒来,紧握在手中的手机却开着永不休眠,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发出亮光。


那张图片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是一张官方公众号的新闻截图,上面有许许多多被刻意放大的黑白一寸照片。



9.


“北京时间xxxx年xx月xx日凌晨xx时xx分,一架由美国洛根国际机场发往中国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xxxxx航班不幸在升空不久之后遭遇强烈冰雪天气,最终在太平洋上方发生坠落,现已确定无人生还。”